南京文件柜_不锈钢文件柜_档案密集柜_档案架_定制定做生产厂家

13952035689
首页  >  新闻中心  >  保养常识

静安区芷江西路街道现代学校家具厂家直销

来源:bcd 发布时间:2021-06-01 22:13:59 点击数:
  导语:静安区芷江西路街道现代学校家具厂家直销。抱歉,毕业了(林希篇一)“前不久我的朋友也背叛了我。”今天学校家具给大家分享一下。   静安区芷江西路街道现代学校家具厂家直销--定制概述   抱歉,毕业了(林希篇一)   静安区芷江西路街道现代学校家具厂家直销--定制理念   夕木   静安区芷江西路街道现代学校家具厂家直销--定制思路   (中篇半虚构校园小说,准初中生文笔。)   (以此纪【关键词33】念我们的纯真与失落。)   (第一章节可能有些枯燥,请各位客官耐心看完,蟹蟹。)   ( 下午,家里)   林希默默地敲击着键盘。   “我也是过来人。”   思考了一小会,她又加上一句话。   “前不久我的朋友也背叛了我。”   林希盯着这句话看了好久,想了想,移动鼠标,点开撤回指令。   系统提示:“是否撤回此信息?”   林希再一次严肃地考虑了一会儿,还是点击了“否”。   发都发出去了说不定对方已经看到了。然而等了约两分钟,还不见对方回复。   林希不小心又看见了刚刚发出去的信息,心里再次不由得“咯噔”一下。   估计对方还没看到呢。   她控制着代表鼠标的小箭头慢慢移动到了撤回指令一键。林希下定决心,点开指令。   系统提示:“信息发送已超过两分钟,无法撤回。”   好吧。林希面无表情地用鼠标控制小箭头移开。   撤不撤回其实无所谓。对方不过是林希的网友,不用担心这条信息会被别人看到。其实就算看到也无所谓。地球还不是照样转,总不会塌下来的。   林希中了邪一般忍不住长时间注视着自己随手发出去的信息,莫名感觉心里好难受。仿佛有只可恶的小虫子在爬啊爬,还时不时蠕动着它那丑陋至极的脑袋,   真是恶心死了。怎么这么恶心呢。   林希沉浸在自己胡思乱想里无法自拔,越想越逼真。直到对方回复了她几句话,她才算是回过神来。   终于回复我了啊,林希很自然地想着。虫子什么的全抛到了脑后。   然后林希就像什么都没想过一样,若无其事地与对方聊得很嗨。林希的心情挺不错,她一直很享受与朋友聊天的过程。   ( 上午,学校教室)   林希今天运气不太好,上学路上一路堵车,到了学校门口更是寸步难移。林希一看表,已经点分了,吓得差点一蹦三尺高,赶紧给司机付了钱急急忙忙撞开车门,心急火燎地冲向学校。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钱包被偷了。两级两级跨着楼梯奔上六楼,林希腰酸背疼,几乎是扶着墙走进教室的。好不容易坐定,林希放下书包,扑入眼帘的是一【关键词77】张雪白的、崭新的、散发着油墨香气的——数学考卷。   林希深刻地体会到了什么叫做“辣眼睛”。   别人是求不出来林希心理阴影面积已大出天际的。只见她和往常一样,打开书包,掏出草稿本,取出直尺圆规,左手一块橡皮右手一支铅笔,面无表情地填上班级姓名学号,面无表情地开始答题。   三个字:习惯了。哪天不是一到校就有一张愚蠢的考卷恭候着她大驾光临。   林希的到来没有引起太大的影响。谁也没看她一眼,都在埋头奋笔疾书。教室里弥漫着一股火药味,是林希最熟悉不过的氛围。   在林希为一道填空题焦头烂额的时候,忽地一阵“咚咚咚”的急促脚步声打破了死气沉沉的寂静。林希抬头瞟了一眼,虽然看的不是很清楚,但她认出来这是班主任吴老师。林希不喜欢吴老师,啰啰嗦嗦凶神恶煞,同学们背地里都喊她“吴老太婆”,也没人举报。   吴老师的到来并没有引起林希的注意,现在林希一门心思想解开这道题。她觉得吴老师应该是和往常一样,催促他们快点收语文作业的。但是其他人都不约而同地抬起头,神色突然有些紧张和惶恐。   吴老师的脸上阴云密布,大有“黑云压城城欲摧”之势”。走进门时,她平地一声吼:“昨天按时下楼放学的所有人,站起来!”   林希搁下笔,很自然地站了起来,数量关系还在她大脑里运转。很多人都站了起来,脸上写满了大大的问号。   林希无意间打量了一下吴老师的脸色,这才完全清醒过来。吴老师这是要训话了吧?林希下意识地思考了一会,昨天她挺乖的,什么事也没犯。语文考了九十七分,吴老师还当众表扬了她。其他站起来的人也是复制粘贴般的一头雾水。   林希想,训话之类的估计和自己没什么关系吧。林希正这么想着,吴老师也气势汹汹地把她的意图解释清楚了。吴老师的眉毛紧紧地夹在一起,几乎可以夹死苍蝇,目光里怒火闪烁。   (某个课间)   林希走出吴老师的办公室,内心五味陈杂。   不,是五雷轰顶。   林希一言不发地走进教室,一言不发地坐在座位上,一言不发地拿出作业,一言不发地奋笔疾书。   安安静静地写了五分钟,林希感到自己怎么也坐不住了。她现在特别想打人,也特别想飚出一句她绝对不敢在人面前说的脏话。   林希决定采用一种委婉的方式。她默默走出教室,走下楼,在小菜园里停留了一会,然后上楼,走进一间空无一人的小教室。林希关上门,拉上窗帘,站在讲台前,像一尊凝固的冰雕。   林希抬起手,她两只手里各紧握着一把小菜园里摘来的杂草,青翠欲滴,还挂着新鲜的露水。   林希和手握的草面面相觑了好一会,突然意识到这是如此可笑。林希把草扔进垃圾桶,拉开窗帘,打开门,默默回到自己的教室。   打开作业本,林希继续大写特写,笔走如飞。   一切如常,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 放学后,学校教室)   “林希。”   “林希?”   “林——希!”   “林!希!”   林希一抬头:“怎么啦姚美莉,急吼吼地是要去约会吗?”   “在下单身,暂无交往对象。”   “行,我说着玩的。”林希低下头继续翻着书,“有事咩?”   “没什么,”姚美莉看着淡定翻书的林希,忽然一伸手把她的书夺了过来,“《斗罗大陆》!好你个林希,我们都在苦哈哈地抄语文书,你在这里优哉游哉地看闲书!”   “我抄完了。”林希面无表情地把书抢了回来。   “怎么可能啊真的是,距离放学只过了分钟而已!”   “我在吴老太婆做出审判后就开始狂抄了。”林希幽幽地看了姚美莉一眼,“呵呵,你有意见?”   “哎?老太婆不是明律说明只能放学后留下来抄课文吗吗?不是说放学前不准抄么?”   “嘿管她怎么说的,她说什么我都要听啊?早点抄完早点走。”   “那你为什么不现在就去给吴老太婆检查啊?”   “你傻啊,我现在就去老太婆不会怀疑我提前抄的可能性有多大?”林希举起语文书,挡在《斗罗大陆》前面,“五分钟抄完十五篇六七百字的课文,怎可能。等其他留下来抄课文的最快的那个抄完我再去给吴老太婆检查。这段时间看会书好了。”   姚美莉举起大拇指:“!不过说实话,考完试到放学之间基本都在上课,只有一个课间,你的速度还是快了点。”   “呵,上课时间都是可利用的。而且,”林希嘴角一勾,“老【关键词8】太婆不会细看的,少抄个三四句话也没问题。”   “林希!原来你是这种人!不过老太婆也真是,不就是放学时几个人讲话被校长抓住了,所有按时放学的人都要留下来抄书!讲话的几个还要抄两遍”   “这次是迫不得已。顺便一提,我也是要抄两遍的。”   “哎?你讲话了吗?”姚美莉吃了一惊,“我不记得你讲过话啊。”   “没。”林希如实回答,“但是呵呵。我也只能呵呵了。”   林希的目光漂移不定,忽然模模糊糊地定格在空气中某个焦点上。姚美莉隐隐约约明白了,林希的意思大概是有人故意陷害她。她神色凝重起来:“谁?”   “不知道。”林希笑得很不真实,目光炯炯。   林希继续看书:“不,我猜到是谁了!一千集《名侦探柯南》不是白看的!他大概以为我傻白甜吧?不好意思让他失望了。”   “他?是谁?”   “没有确凿的证据,还是不好说。”林希简短地回答道。她的目光移开书本,直视姚美莉。   这不是林希的逐客令,但姚美莉知道,一向平和的林希真的生气了,虽然不是因为她,是因为“他”。姚美莉知道,林希需要一个人好好冷静一下。   姚美莉嘴唇动了动,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她还是没能说出来。她看看林希,转过身去,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慢慢拿起笔。   林希注视着姚美莉回到座位。她没有继续看书,而是烦躁地把它一把塞进课桌。林希别过头,凝视着左手边的课桌椅。   椅子上,空无一人;课桌里,空无一物。   林希眉毛一挑,转过头来,抿了抿嘴角,轻轻翻开了《斗罗大陆》。

13807319890

一键拨打服务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