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文件柜_不锈钢文件柜_档案密集柜_档案架_定制定做生产厂家

13952035689
首页  >  新闻中心  >  保养常识

南京宝山区学校家具方案

来源:bcd 发布时间:2021-06-01 22:10:48 点击数:
  导语:上海宝山区学校家具方案。语文组办公室的故事“把我来瞧瞧看。”龙哥伸手夺过竹竿老师手里的表格,扬州土话都从嘴里蹦了出来。今天学校家具给大家分享一下。   上海宝山区学校家具方案--定制概述   —— 一个实习小老师眼里的语文老师们   上海宝山区学校家具方案--定制理念   “八万块钱的风波”   上海宝山区学校家具方案--【关键词7】定制思路   下午第一节课的预备铃冷不防地响了起来。   “走咯,上课去了。”波波老师随手从柜子里抽出语文书和一沓作业纸,懒散地趿拉着鞋往办公室门口走去,裤腰上别着的一大串钥匙随着屁股的扭动而摇头晃脑,铃铃作响。   “阿峰你怎么不去上课?”经过竹竿老师的办公桌时,他看见竹竿老师猫着腰趴在桌上,正在端详一张表格。   “校工办找我开会,说是住房补贴的事情。”   “哎哟,你怎么到现在还没弄这个事,我看龙哥和谭大姐年前就搞定了。”   “前阵子一直忙都忙忘了,拖到现在。”   竹竿老师瘪着嘴眯起眼抬手看了看表,“到点了,我得走了。”   两人就前进目标的问题暂时达成共识,一同往门口走去。   迎面撞上了匆匆走进来的龙哥。   “上课去?”   “我去上课,他去搞住房补贴的事。”波波老师笑嘻嘻地开了口。   “你才办这个事啊?我之前已经搞定了,你在流程上有什么不懂的就来问我。”   “好嘞,龙哥。”竹竿老师爽快地点点头,伸出长臂猿一般的胳膊拍了拍龙哥的肩膀,“回来再说,校工办那边要催了。”   说话间三人作鸟兽状各奔其所,一时间都散了。   龙哥直奔办公桌,打开电脑,对着键盘风风火火地一顿敲打。我坐在一旁闲来无事,偷偷地瞄了一眼他的电脑。桌面上显示的是写作文的方格子,估计这周轮到龙哥出作文周练的题目了。   就在龙哥蹙着眉,单手托腮冥思苦想的当口,竹竿老师开完会回来了。   他一走进办公室,正在倒水喝的老王就扯着嗓子问他,“怎么样了,补贴拿了多少钱?”   显然住房补贴的事情更能吸引龙哥的注意,他暂时搁置手中的任务,挺起腰抬着头面向竹竿老师。   “十三万。”   “什么?”一听到这个同样让我感到震惊的数据,龙哥也失声叫了出来。   毕竟在我年轻而短暂的前半生之中还没见过这么多钱,但是龙哥的失常表现却让我感到困惑不解。   他打破了往日优哉游哉的一贯作风,着急忙慌地撑着桌子站起身来。由于用力过猛,太过着急,身下的椅子因【关键词16】为受到了巨大的冲击而差点因站不稳而倒地。   “把我来瞧瞧看。”龙哥伸手夺过竹竿老师手里的表格,扬州土话都从嘴里蹦了出来。   “有什么问题?”竹竿老师似乎也被龙哥过于激动的态度吓到了。   “怎么可能呢?你跟我的工龄是一样的啊,你房子多大的?”   “一百五十多平米的。”   龙哥确认了他提出的问题的答案,握起拳头猛然往桌上一锤。这“咚”的一声响,把刚下课回来的波波吓得不轻,本来就圆溜溜的小杏眼登时睁得更加圆润。   “怎么回事?”波波加快了懒散的小碎步,疾步走向龙哥的办公桌。   一时间办公室里的老师都围在了龙哥的身边。   “按理说,我俩的情况基本一样,拿到的补贴金应该相差不多。我只不过比你提前几个月拿了钱,怎么就平白无故地少了八万。”   “少了八万呐!乖乖咧,这差的也太多了吧。”办公室里的其他老师听了这话,也你一言他一语地议论了起来。   竹竿老师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怎么会这样?”   “校工办跟你怎么说的?”龙哥坐下来稍稍平复了心情,疯狂出走的理智又回到了大脑。   “校工办说是改了政策,年后办理的住房补贴都是这个标准。”   谭老师的出现又搅动了龙哥本已退潮的情绪波澜,他再次站起来向谭大姐招了招手,示意她走过来。   “怎么了,大伙儿都围在一起,开茶话会呐?”众人凝重的表情让谭大姐意识到这不是该开玩笑的时候,她及时收住了嘴边差点溢出来的微笑。   “谭大姐你说,我们年前去办住房补贴的时候,给了多少钱?”   “五万啊,大家不都一样的吗?”谭大姐觉哥似乎是在明知故问。   “那么问题来了,阿峰今天去校工办开会,住房补贴金拿了十三万。”   “嗯?凭啥多这么多?”谭大姐接过龙哥递去的表格,认真地研究了一下上面的信息。为了确保自己没眼花看错,她拨弄着嘴唇喃喃地把“十三万”念了又念。   “说是政策改了。”年轻的女老师小唐因为刚参加工作一年,并没有参与住房补贴的事情,因为事不关己而轻松地脱口而出。   “政【关键词10】策改了?谁说的?怎么没有通知和公告啊?”谭大姐也感觉受到了不公平待遇,迅速和龙哥站在了统一战线上。   “查查,上网查查。”老王率先打破了僵局,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打开了百度网页。   一时间众人又从龙哥的座位旁瞬移到了老王那儿,屏住呼吸,把目光聚焦在老王的电脑上,颇有一种要把屏幕盯穿的壮烈意味。   不知道被众人气息裹挟的老王是因为感觉到热还是紧张,他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手还有些微微的颤抖。   “查不到,只有年的政策。”   “再找找,再找找。”龙哥还没有罢休,直接上手抢过老王手中的鼠标,顾不得上面已经浸上的老王的手心汗。   一番挣扎之后,众人都已经失去了耐心,整个办公室里充斥着一种紧张又不可描述的奇妙氛围。   不明所以的我坐在椅子上为了不让它随着我细微的动作而发出不合适宜的噪音,始终保持着僵硬的坐姿,就连呼吸都是憋着喘的,真真是如坐针毡了。   就在大家都一筹莫展的时候,这个办公室里资历最老,德望最高的夏主任站出来说了一句让众人感到醍醐灌顶的话:“我们光聚在这儿说来说去,说到明天也解决不了问题,我看啊,应该团结起来直接‘联名上书’,向政府讨个公道说法。”   夏主任的主意获得了众人的一致赞同,老师们纷纷回到位置上开始准备起草“文书”。   龙哥提起笔埋下头,每个字都写得力透纸背,至此没再说一句话。我能听出他笔尖下的满腔愤怒。   谭大姐还为此在贴吧开了一个贴子,征询了有同样遭遇和困惑的教师的意见,短短一个小时之内竟然引起了不小的反响。   “看来很多教师都跟我们一样吃了哑巴亏啊!”谭大姐揉了揉因为看屏幕太久而酸涩的眼睛,继而感慨道。   竹竿老师接过话茬,“虽然我是这件事的受益者,但是我也觉得这件事政府做的不对。老师们应该去抗议,去斗争。”   “然后被镇压,最后不了了之。这就是中国初中教师的现状啊,简直就是夹缝中的老鼠。”   波波老师饱含了含沙射影之意的自嘲引来了大家的一阵哄笑,办公室的气氛一下子缓和了不少。   我小心翼翼地挪了挪已经酸痛不已的屁股,在和皮椅的摩擦之间,蹦出了一声细微的“噗”响。   一场由住房补贴掀起的轩然大波似乎就这么平息了下去。   过了一个星期,夏主任在办公室里接到了来自七年级语文组大佬的来电。   “徐主任,什么事啊?”   “喂!夏主任,我跟你说,我现在非常愤怒。我年前办的住房补贴比后来的老师少了整整八万呢!我现在的感觉就是恨不得磨刀霍霍了。”   可能是因为情绪的太过激动而导致了声音的过于高亢,徐主任的声音有力地穿透了夏主任手机的听筒传遍了整个办公室。   “我们已经联名上书了。”   “哦?有什么进展没?”   “没有,不了了之。” 夏主任无力地倚在椅背上,单手托起住了腮。   电话那头就像被突然切断了一样安静下来,我们和徐主任的通讯戛然而止。   整个办公室重又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以上部分内容为本站整理所得,可供参考,如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13807319890

一键拨打服务电话